逆沉闭眠

心如死水。


按理说我这个年纪的人不应该如此才对。那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无畏到令人害怕的那惊涛骇浪的生命活力与穷尽世界尽头的创造力,那是即将接管这个世界的年纪,我却苍老,难言。


我想,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像被抽干一样枯竭。……也不过是我自己过于敏感了吧,我所经历的所谓困境也已经是俗套了的在多少人身上上演过的了,而我却仍被那些东西蒙蔽,绊住了自己的路,可见我有多么幼稚可笑。


我还是不够成熟——每当想到这点时我都只会觉得无力,只会想要抓住什么人帮我否认这点,为了让自己不那么轻易得到认可与慰藉我大手一挥屏蔽了自己一切社会活动:


你自己到底有没有价值,自己想做什么事,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去想清楚,其他人没有义务帮你喂虚假的定心丸,安慰剂。


最后的结果也理应由自己承担,就算最后的结论是自己没有价值,走向死亡,也不要寻求别人的帮助,死了就是死了,自己已经发觉自己没有价值也不要贪生,只会显得吃相难看。


并非天赋秉异之士,并非勤奋到悬梁刺股拼劲一切的程度,并非遭遇天灾人祸以致家破人亡无可挽回。因此也并非情绪,并非自卑自弃,并非顺从求死的本能。


“你值得的,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不,这个人不值得。这个人将利剑刺入我的喉咙让我鲜血直流践踏我的感情无视我的爱意丢弃我的自尊,她不值得。


她是我爱的人,我与她共进退。


我也不值得。


我只是,不值得拥有什么而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