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沉闭眠

终于又看到了她的痕迹,一瞬间脑内有关她的早已冰冻的回忆霎时化为滚烫的岩浆让我意乱神迷挣扎其中。

难以否认,她是唯一让我如此动容的人,举手投足间都充满惑人的魔力……也许只是针对我的魔力。但论谁都无法否认,她才华横溢,绚丽尖锐,果断而柔韧。

睿智的大脑是人最为宝贵的财富,她的财富不能不诱人前去探索。我是那个贪心的冒险家,披荆斩棘,像奥德赛中行驶在暗礁与人鱼歌声中的航船,但还是败给她的威严。仅仅是轻轻的一瞥便令人僵硬得动弹不得,这么看来她也像蛇发的魔女——不,这样的形容一定会令她气恼……也许国王,或者英雄,比阿克琉斯……她会喜欢这样的比喻吗?不会的。她向来以绝对碾压的实力服人,怎么会与魔女沾边?

可恨的是我自己,一碰见她便思绪万千像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对自己的心上人——也许确实是这样?我不知道——扭捏又忧愁,既想多看几眼,又唯恐被发现。

想念她的才华,她少有的温柔,她的无奈,与失声痛哭,她的爱意,她的专注……她的病态。

还有她的冷漠,棱角,不屑,轻蔑与鄙夷,无所顾忌与毫不在意。

“一切都要随我开心。”她说。

我思念她,也憎恶她。

我憎恶她,也爱慕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