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沉闭眠

这种时候我该睡了。



我悄悄靠近自己耳边,告诉自己:“该睡咯……好孩子该早点睡觉啦,不然明天怎么早起呢?”



我听着自己内心对自己的哄骗,眼神望向一团黑暗,鼻腔悠悠飘进铁锈般的血腥味,尝试动动手指,仍然沉得像石雕一样。



这种时候我就很自然地又想起她,特别是现在,在我耳边就响着她的歌的情况下。我想我原来真的特别讨厌没有回应,比我自己本来想的还要讨厌,如果自己此时此刻特别想说某句话,我会把它暂时压下来,等到连自己都忘了那句话的重量的时候再轻描淡写地展示出来,这样我就不会因为没有回应而钻牛角尖太久了。这是个好办法。



我需要一个拥抱,需要我所认可所憧憬所仰慕所为之倾倒的人的拥抱。我想被认可,想被鼓励,想被毫无保留地呵护,我想尽情展现我所有的丑陋,我希望有人能在看懂它们所有之后还能接纳它们,我不想要敷衍,不想要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重量的宽容。我想被赦免,而不是否认我的罪行。



这颗黑色的心脏让我如此轻易满足于你片刻的温柔,让我的尊严如此廉价,让我甘于受辱,这是我的爱,我对你的没有任何高尚的爱,充斥着自私、占有的爱,是“即使杀了你也要留下你”这样的爱。我还是想要你,想要你冰凉而粗糙的手指抚摸我的脸颊,想要你的消瘦而裸露的枯木般的躯体,想要你与我的日夜缠绵不休,要你我间亲密如夫妻的呢喃细语与娇嗔调笑,想要你说我对你是如此独一无二的重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