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沉闭眠

一旦遇到困难或者一点不如意的地方就会烦躁,就会想放弃,从那一刻放弃整个人生,然后就会陷入对抗自己这种念头的斗争里,疲于奔命,更是连一点解决困难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无法逃脱自我怀疑,才不断把本该用于对抗外界的锋芒指向自身,不断逃避着解决问题和承担责任,逐渐变得更加单薄无力,甩手一切需要处理的关系,让自己等死。

我以为自己的家庭是个算得上幸福的家庭,我以为的我生理上的幼童时期过得还算是顺利,但现在想想,啊,怎么可能是顺利的……我就从来没有真正被作为父母的孩子对待过,对母亲来说我是她的半身,我被过分依赖;对父亲来说我是个不听话的宠物,我被过分轻视。

这段婚姻是无可置疑的糟糕产物,一开始我害怕它破裂,后来我明白它必将破裂,必须破裂,最后我盼着它破裂,但她还是犹豫不决,还是软弱可欺,可悲可气可笑可恶,我恨这样的人,恨之入骨,但那血缘让她像个长在我身上的毒瘤,腐烂流脓我却怎么也割不掉,更治不好,我再次为这样的生活感到可耻。

我深深叹出的气是高浓度饱和的腥酸,口中吐露着满溢而出的呛人的黑雾。轻柔的拥抱不适合我,我麻木得感受不到温度,蚀骨的疼,是挖空了心思生活无所凭借的空中楼阁,甚至想被碾碎,想把头砍下来,只要能别让我感受到那些就行。

果然还是会死的。我之前所有的以为已经开始有的好转都是错觉,这么容易被折断的一个算不上支柱的支柱,这么一个死物,这么一个凋零的鲜切花。会死的,会消失的,果然是会死的。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