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沉闭眠

自行睡去时做了精彩的梦境,有我的父母,有倾盆的大雨,有黑暗的地下牢狱,有易卜拉欣与苏莱曼一世夜里恶趣味的小游戏。

我在现实中感到虚假,却在梦中感受到饱满而充沛像是用不完一样沸腾的情绪,这是否说明我应该活在梦里,也许睡梦中的世界才是我应该去的世界。

能够永远睡下去就好了。我想。

……似乎也不是没有办法永远睡下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