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沉闭眠

最近有一段时间特别难受的时候我真是恨不得一头撞到墙上来让自己像被浸在乙醚里一样的那颗猪一样的脑子清醒过来,明明就有该由我去做的事却怎么也提不起劲,想着已经这么久了我就像个截了肢的人一样以为自己还能有站起来的机会可实际上我再也不能走动了,我就感到自己这幅垂死挣扎的样子真是又可怜又可悲,却也没有勇气说出口,毕竟比我痛苦的多的是,就算是被说“博取同情与关注”也排不上我。……就算慰藉也轮不到我。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