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沉闭眠

希望有一天我的罪恶同我的血一样流干殆尽。



我的……犹豫不决,我曾愤恨的一切,腐蚀着我信念的一切,我视为最后的底线被染指,我匆忙作为一个过路人路过你们的生活,我以为我只是作为牺牲品——或者说确实是,也说不定——作为家庭的,朋友的,爱与被爱的。我的羸弱衬得无能的父母貌似有了能力,我装作无能引得渴望被爱的人的接纳,我想着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似乎从我的意识萌芽之端我就对一点确信无疑——“幸福”本不该属于我,而我不值得被付出任何。就像火柴被点燃用尽后我就该被扔到一边,对于这样的命运我没有丝毫抗拒。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