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沉闭眠

我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但凡有人接近我都会被我的恶意所伤,这些人中多数对待我都是像对待路边的乞丐一样怜悯着施舍着,我也从不客气地扔掉那些所谓好意。

同时,我也是个腹中饥饿以致精神失常的野兽,即便被腰斩被刺穿,被射中被斩首,被踩入泥土被嘲讽戏弄,即使死亡就在我眼前,我也只是颤抖着无可奈何地拼尽全力露出笑颜,伴着血淋淋的伤口低声哀诉,临死前还不管不顾自己的性命和自尊在不断撒着娇渴求什么人能抚慰我填满我,这么一个拖着自己的半死之身到处寻求人类的怪物,想想都可怕。

……请给我极度病态全盘占有的矫枉过正的爱,在任何时候都别松开,紧紧勒住我拴住我好让我不坠下去。

评论(3)

热度(7)